Blog

最新消息

2020-02-25

【英凡地毯】抽象藝術: 從畫布到地毯

能夠描繪所見、洞悉萬物,是我們人類與其他生物不同的原因;藝術在於創造感受,將這股情感賦予形狀。”- 藝術家Gerhard Richter

 

凝視著Gerhard Richter的抽象繪畫時,靈魂彷如沉浸於油彩之中;亦或是像按下螢幕開關,黑色畫面轉換到呈現繽紛色彩的瞬間。這一秒鐘,Gerhard Richter也將時間永遠凝結在這充滿色彩的時空裡,就像一張照片,然而這種生命力又比相機拍攝的物體更為真實。

作品名稱: Strip,年份: 2011. 編號: 921-3 圖片來源: Gerhard Richter官方網站.

根據早期攝影藝術作品作為延伸,Gerhard Richter將模糊、晃動的照片影像重現於繪畫之中,表現前衛的抽象繪畫。

許多人讚嘆他如此突破性的思維,使他成為藝術界的主流,其地位影響力更左右著設計行業的發展方向。

 

Kari Pei, Interface 美洲首席設計師. 圖片來源: Interface.

Gerhard Richter是我們當代的Picasso,是我最喜愛的藝術家。”

- Interface美洲首席設計師Kari Pei說道。

 

Interface全新系列Simple Abstraction是Kari Pei最新力作,將Gerhard Richter的藝術語言呈現在地毯設計中,模糊藝術與產品設計間的界線,一跨界系列產品就此誕生。

藝術學院出身的Kari Pei擅長版畫與編織,這項優勢更凸顯她結合藝術與商業產品之間的能力。不將Simple Abstraction系列地毯設計受限於Gerhard Richter作品的表象形式,而是將Gerhard Richter的繪畫筆法,透過編織應用於Simple Abstraction系列地毯中。

如此一來,不但彰顯地毯有如畫布的質感,點墨與顏料潑灑般的應用,更有著戲劇化的張力。

 

Simple Abstraction產品線中Painted Gesture,顏色: Metal 105972. 圖片來源: Interface.

藝術與設計總是以許多方式呼應著彼此。許多藝術家與設計師都擁有非常精準的美學。地毯紗線之間的顏色混和運用,就如同繪畫顏料般考究色彩搭配、明暗對比的交錯堆疊。”

Simple Abstraction由五種編織紋路組成,賦予設計師在室內空間中展現優異品味更多的選擇。

追求視覺品味的同時,Interface的碳中和地毯與運用100%再生尼龍紗線,更能滿足客戶對地球永續發展的需求,創造兩者兼具,令人興奮的美好環境。

 

Simple Abstraction中多款式拼接效果. 圖片來源: Interface.

Simple Abstraction的設計方向是將Gerhard Richter知名的繪畫技法與扎實的美學思維進行融合。借鏡Gerhard Richter標誌性的顏料與筆觸,使兩者產生連結。

Kari Pei將藝術、設計與永續性完美融合於Simple Abstraction中的歷程始自於University of Michigan-Ann Arbor藝術學位畢業後。她與紐約時尚織品設計師Jhane Barnes一同工作,與Jhane Barnes工作的經歷,激發Kari Pei對室內建構的熱情,以及為空間製作奢華、環境友善織品的方法。Kari Pei在Maharam織品公司奠定了立基點,並在Wolf Gordon公司實踐材料回收與非PVC的產品計畫。

2015年時,Interface看到Kari Pei的才華,提出合作的邀約,使Kari Pei的才華與熱情更充分的發揮在Interface的地毯、LVT等等產品中。

 

Simple Abstraction產品線中Digitized Tuft,顏色: Urban 105982. 圖片來源: Interface.

致力提供優質的生活體驗與發展友善地球環境是我喜歡在Interface工作的原因之一。Interface是一間富有使命感與企業責任的公司。作為產業領導者,我們站在高處並自豪的對提供突破性的生產方式感到驕傲。攜手同產業的競爭者們,一同為生活、地球更好的發展方向前進。”

提供人類更優質的生活體驗是Kari Pei與Gerhard Richter共同理念。「希望的最高形態是藝術。」,1982年Gerhard Richter發表對藝術革新的信念。

藉由Simple Abstraction系列,Kari Pei展現清晰的設計思維,將藝術才華與永續發展帶入產品中。透過自己的專長,在當代實踐Gerhard Richter的藝術情懷,帶給人們邁向更優質的生活體驗。

 

Simple Abstraction系列地毯頁面

 

原文連結
*美洲限定產品

文章編譯: 鄭詠壬 YONG REN CHENG